凯锐试验机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凯锐试验机
热门搜索:

杨勇数字阅读企业遭遇瓶颈盈利几乎为零【资讯】

发布时间:2019-10-09 18:11:29阅读:来源:凯锐试验机

和讯科技消息 8月1日,新华瑞德总经理杨勇日前在做客和讯科技《高端访谈》栏目时表示,“由于中国现在付费的意识还是非常薄弱,包括版权保护意识非常淡漠,所有做数字阅读的企业其实都相对比较困难”。

新华瑞德总经理杨勇

杨勇同时表示,“美国做盗版或观看盗版是一种耻辱,如果你做盗版生意,企业信誉号码就完蛋了,你一辈子贷不了款,寸步难行,所以在美国做盗版行业寸步难行,犯罪成本是非常高的,而且老百姓认为他们看盗版是可耻的行为”。

而在谈到数字阅读企业未来盈利模式时,杨勇表示,“我们现在转到UGC、微视频这种模式里,我们未来会坚定不移地做文化产业的交易,但我们会有选择性地去做适合现阶段商业模式,现阶段经济形势或现阶段用户行为的方向,这是我们现在要选择的”。

以下为访谈实录:

和讯科技:您刚才说新华瑞德很多内容还是和传统的媒体合作,跟他们合作的模式您能否透露一下?

杨勇:模式有两种,第一种是传统这些机构、出版社,他们只有数字内容,没有运营能力,也没有用户群,比如我这个出版社出了两本书,谁看这本书我不知道,我只有这两本书,我这两本书给你做了数字化,这就直接放在我们的平台上,我们把它变成一种商品,我平台上的用户,根据分类,根据推荐,根据做运营的消息发布发现这两本书,然后我去购买它。这样买完书以后,所有的分成我们跟出版社有一个比较大的分成比,基本上大头都是他们的,这个你也知道。这种模式是他把内容交给我,我帮他运营,每个月跟他结账。

第二种方式是他自己有内容,同时又有受众,他的受众还很多,但他没有数字化的平台和机构,或没有一个方法让他的受群和内容建立联系,比如我们现在有很多出版社其实发行量蛮大的,包括他的副刊发行量也很大,受众也很大,但它现在没有具备数字化的内容,像这种我们给他提供一种服务叫“一站式数字内容电子商务云服务”,其实就是在我们的平台上虚拟了一个他的平台,里面的内容,里边的策划,里边的装扮,里边的设计,里边的定价全是他的,直接针对的用户也是他的人群,这种方式相当于我给他提供了一个平台,这个平台帮他建好,帮他搭好,你自己有用户,你自己可以来运营。我帮你提供里面所有基础模块的构建,包括门户的构建,客户端的构建,给你提供每年多大的存储量,帮你提供24小时的运维,这样交钥匙给他,他自己去玩,每年给我一定的分成比例就OK了。传统的模式就这两种模式。

和讯科技:刚才您谈到您最看好UGC的模式,我就有一个顾虑,因为网友制作的内容我们是没有约束力,怎么保证网友上传给我们以后还不在外面传播,就是怎么保证我们和网友之间合作模式的顺畅?

杨勇:刚才已经讲到了,在我们这个平台上它的模式是很自由的,对UGC的方式来讲,他可以随便调整他的模式,比如我今天这段视频想免费,明天我就想收费,或者我后天又想免费,或者下午又想收费,一定是根据他的意愿去转变的,一定要注意,当他具备购买人群的时候,一定会注意自己整个经营模式,除非他不想玩了,或者我玩一次不想再做了,可能发生你刚才提到的那些事情。但正常的话他一定会按自己的正常模式往下去走,包括UGC的模式主要是来自于草根,草根在刚开始没有成名的时候他/她的粉丝或受众是谁?一定是周围熟悉他/她的人群,比如说你的交际面比较广泛,你的好友可能达到了几百个,可能这段时间的受众就是你这几百个好友,这时候你或者免费,或者收费,其实对我们来说影响不大,我们一定会听你的。当这种草根已经达到了一定的程度,比如我们现在正在策划一个活动,全国优秀老师的微课件大赛,其实就是老师的微课件的电子商务平台,有可能在这些人群中诞生出来我们叫他“超级老师”,这个老师在这个平台上今年能挣到几百万,只要他/她的内容足够吸引你,他/她的内容足够对全国的学生具备帮助,那他的成功可能性很大,这时候他其实在某种程度上已经从UGC变成BGC,这时候它某种程度已经变成大的商户,有可能超过一个出版社。这时候他所有的行为和商业举动更会要求他自己非常严谨,像您刚才说的这种问题,在这两种情况下都不用担心,这是我们考虑到的。

和讯科技:对这种网友,我们跟他怎么合作?

杨勇:我们的合作方式现在是这样,首先他在我们这边变成注册用户,注册用户有一个功能,你可以上传你的东西并标价,这时候我们可以对他的内容进行审核,因为我们国家要做这个东西必须有审核,包括广电总局出的网络剧、微电影必须先审后播,所以我们和国家的要求是保持同步的,我们一定会先审核。审核完了以后没问题就会发出去,至于个人部分我们会有一个分成比例,但一定当你的用户群到一定程度的时候,变成BGC(大商户)的时候我们还有一个分成比例,总之不管你是什么样的模式,永远是很大的受益者,也就是说你一定是拿到最大头的分成比例,这是没问题的。

和讯科技:我觉得您刚才说的这几种模式还是挺有创新的,至少在中国目前是没有。您怎么看目前移动阅读这块的盈利情况,您可以透露一下目前这个模式推出以后大概的盈利情况怎么样?

杨勇:刚才我讲到的这个模式和阅读已经稍微有点差异了。如果您了解行业内做数字阅读的企业可能知道真实的状况。所有做数字阅读的企业其实都相对比较困难,可能好的是运营商,因为运营商有海量用户和绑定政策,所以他的收入相对比较大一些。但其它真正在做传统数字阅读的时候面临的问题非常大,版权的购入需要大量的资金,但用户对整个付费意识非常薄弱,其实中国有很多这种现象,小孩从小拿着iPad,他们在对话的时候我观察过,我爸爸妈妈说了这不能点,这是要收费的。小孩6—8岁大人就开始灌输免费的思想,其实这是蛮可怕的。中国现在付费的意识还是非常薄弱,包括版权保护意识非常淡漠。

我们去美国看到,美国做盗版或观看盗版是一种耻辱,如果你做盗版生意,企业信誉号码就完蛋了,你一辈子贷不了款,寸步难行,所以在美国做盗版行业寸步难行,犯罪成本是非常高的,而且老百姓认为他们看盗版是可耻的行为。而且欧美纸质书非常贵,一本书20、30美金很正常,上百美金的都很多,这种环境造成美国的数字阅读发展还是非常良性和健康的,但在周围你会发现纸很便宜,那天我跟朋友开玩笑说,在中国数字阅读真正起来你要观察一个现象,当超市里的卫生纸、餐巾纸涨价的时候你们好好去研究一下数字阅读应该怎么做。如果说纸还是这么便宜,中国人的环保意识还是这么差,盗版还是6元可以买一斤或几斤书的时候,在中国做数字阅读是一个伪概念,真的非常可怕。这需要整个产业链,整个环境、政策,所有老百姓和政府共同关心和研究这个问题。

我们现在数字阅读可以做,但它的盈利可能是一个问号,到底盈利多少,我不讲这个数据可能大家都知道,现在靠这个东西去盈利的话几乎不太可能。所以我们现在转到UGC、微视频和现在这种模式里,我跟员工一直在讲,我们希望在移动互联网里做快乐而高尚的事情。什么叫快乐?快乐就是我们要通过娱乐,因为移动互联网是一个很狂热的事情,我们最近做的几个项目都是从娱乐角度去享受,发现用户的充值率、活跃度,充值金额比以前多很多倍,所以我们要在娱乐行业做快乐的事情;另外我们要做高尚的事情,高尚的事情是刚性需求,要用老师和学生之间的刚性需求建立交易关系。所以,我们未来会坚定不移地做文化产业的交易,但我们会有选择性地去做适合现阶段的商业模式,现阶段经济形势或现阶段用户行为的方向,这是我们现在要选择的。

和讯科技:您觉得这个产业的规模大概能做到多大?

杨勇:这个产业的规模可以这样来讲,拿里边其中一个细分市场来举例子,上次我们做过一个内部的研讨会,整个电影产业在未来“十二五”可能要做到1000亿,其实2011年中国电影产业只做到100—200亿,不到200亿,去年整个电影屏幕10000块,按这样的建设速度,“到十二五”末最多到2万块或2.5万块。按这种票房增长速度和比例来讲,其实在“十二五”末,电影票房在中国的差距,离这种要求的差距还有200、300亿的缺口。现在有个问号在这儿,这200、300亿的缺口从哪儿来?美国每年票房3000亿。文化产业东西方的差距如此之大,“十二五”里我们提到差距的窗口来自哪里?问号在这儿,答案有可能是什么?有可能会来自于我平台上面在娱乐行业里面微电影的细分市场,有可能就会这么大。当然我是做一个大胆的推测。我们有一个策划,未来的电影有正电影和副电影之分,正电影是院线,在万达,富电影是手机上,叫“掌上院线”。正电影和富电影的区别是什么?正电影是来自于拍摄的所有的胶片和内容的5%,经过审核、剪辑,最后广电总局审核,通过我们去看的那个,每场电影100元或几十元。副电影是我们经过剪裁下来的那95%里经过筛选的,符合中国文化导向,符合政府监管要求,审核要求的,具备娱乐、搞笑的一些大众化的东西,你可以在我这儿去看,免费的或1元、2元都可以。这样它形成的票房和电影院的票房加起来是整个电影上的票房,所以我们现在在策划这样一件事情。

因为我们已经做了版权保护,在我们这儿任何一个片断都跑不了,它丢不了,传播的时候一定跟银行的加密一样非常安全,我们具备这样的可能性,也具备这样的平台,也具备这样的公信力。所以从侧面回答了一下您的那个问题,在我的细分市场里的一个小的细分市场,它有可能会做到上百亿的收入,是完全有可能的。就看这个产业如何运作和如何规划,如何发展,需求一定是存在的。

和讯科技:您刚才说,您其实特别看好微电影产业,新华瑞德未来会不会有进入这个领域的打算?或者自己也做一些微电影?

杨勇:这个不排除,刚才我已经提到了,我们已经拿到了国家的音视频制作许可证,意味着我们现在已经可以合法地做这些内容,您刚才提到了微电影,更泛一点讲,我们希望未来的重点业务在微视频上,其实新华瑞德的交易平台叫“瑞德微吧”,“微”是什么?就是整个微创新,包括微音乐、微小说、微杂志、微电影、微视频,“吧”是个交易的概念,如酒“吧”,酒吧里可以免费,可以收费,有大的有小的,无所谓,它代表的是一个宽泛的交易概念和场所,所以我们交易的其实都是微小的东西。微视频或微电影,我们认为将来不排除会筹划一些公司的合作,去进入微电影行业,因为我们认为它其实是未来一个方向,也是未来整个文化产业,尤其在音视频发展非常重要的一个方向。

联通大数据精准营销平台

网站seo优化

行业网站访客数据

成人英文培训学校